当前位置:核电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核电印象: 2016 变中突破 逆势求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中国核电网  | 发表于:2016-12-28 | 来源:中国能源报

编者按:

50多期《中国能源报》、一年采访笔记,前后梳理、圈圈画画,找出中国核电2016年的核心关键词:走出去、降功率、收获期、小堆起、更透明、重应急。

2016,面对新常态、新局面、新挑战,核电企业首次进入发达国家、AP1000依托项目克服困难结束持续延期进入并网倒计时、四个核电项目全面建成投产、小型反应堆应势异军突起并将在 “十三五”落地、核应急救援 “国家队”应需而生、全行业更加开放透明持续推进公众沟通……但核电也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消纳压力,作为电力产品,其经济性遇到难题。

国家名片、强国重器, “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核电积极、谨慎应对国内外经济环境和能源格局之变,迎变突破,逆势求生!

走出去:铺路顺利

说核电项目关系重大、国家战略,不为过!说核电出海举世瞩目、一波三折,确实难!

作为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代表性项目,包括欣克利角C在内的英国新建核电项目,被认为是中国进入西方发达国家核电市场,并实现自主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实现出口的关键一步。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从“板上钉钉”到暂时搁置,再到今年9月一锤定音,凸显了核电作为重大能源项目的综合效应,也反映了世界核电市场复兴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中国核电出海要实现从“借船”、“拼船”到“造船”,抢抓机遇十分关键。下一步,华龙一号将进入英国GDA征程,这是其落地英国的前提和基础,也是走向世界市场的关键一步,过程可能漫长,但值得期待。同时,巴基斯坦华龙一号项目建设今年呈现出稳步推进节奏。

走向巴基斯坦、走向英国,华龙一号的出海模式值得借鉴。此外,自主核电技术CAP1400、高温气冷堆也在海外布局上提速:国家电投今年紧跟目标市场南非、土耳其,通过人才培养、竞标备战、技术交流,为CAP1400出海铺路;中国核建则与沙特能源城签订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标志着我国第四代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项目实现“走出去”的重大突破。

世界市场复杂多变、合作竞争不可避免,以技术为核心的核电出口既是竞争与合作关系中的平衡博弈,更是一国核电产业持续发展、转型升级的契机。中国核电产业经过30多年不间断发展所积累的竞争优势、产业链整合能力、资金优势、政府支持和丰富经验,使其在核电站的建设、运营,以及核能建设和管理能力方面具备优势,这正是国外企业目前所看重的合作前提。通过提供咨询、选址、建造和运营、燃料供应,检修维护、设备供应等在内的 “一站式” 服务,无疑会提升核电出口的综合价值,做强中国核电品牌。

收获期:三代来了

2016年,防城港1号机、阳江3号机率先投产,而随着红沿河4号机、昌江2号机、宁德4号、防城港2号机投产,“十一五”末、 “十二五”初开工建设的红沿河核电一期、防城港核电一期、宁德核电一期、海南核电一期全面建成。

随着二代加核电项目陆续建成投产,中国核电很快将进入三代核电运行的时代。尤其是备受瞩目的AP1000自主化依托项目——三门、海阳核电2016年频传捷报,目前两个项目首台机组已进入最后测试收尾阶段,正一步步向装料、并网发电的目标靠近。

作为中国此前规划选择的主流堆型之一,AP1000因依托项目延期,对中国核电过去几年和未来几年的发展规模、速度、堆型选择,甚至产业布局产生了重要影响,等待依托项目并网发电,成为新项目“命运”的参照和前提条件。不出意外,三门和海阳1号机组明年若按计划实现投产目标,采用AP1000技术的陆丰一期、徐大堡一期,以及后面的漳州一期、海阳二期、三门二期等将拉开AP1000国内批量化建设的大幕,同时基于AP1000非能动技术并采用自主化标准设计,并实现核电自主化、本土化、标准化的CAP1000将登上舞台。

AP1000之后,“万事俱备”只待开工的CAP1400无奈等过了今年可以FCD的时间。早在今年2月,国家核安全局就组织专家审议CAP1400示范工程项目建造许可证申请的审评监督情况。专家委员会一致认为,示范工程满足中国现行有效的核安全法律、法规和标准要求,达到了《核安全“十二五”规划》中为“十三五”期间新建核电机组确定的安全目标。而且,国家核安全局对CAP1400示范工程建造许可证申请的结论是合适的,建议批复示范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建造阶段,颁发CAP1400示范工程建造许可证。8月,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明确提出,CAP1400示范工程力争2020年建设完成。

眼下的事实是,尽管CAP1400在海外推介很积极,但国内没有示范和参考电站,其“走出去”必受影响。

  小堆起:海上落地

2016年,小堆率先“上”船,从图纸变为现实。

11月4日,伴随压力容器采购协议签订,中广核海上小型堆ACPR50S建设正式启动,我国海上核电站建设实现“零”突破。按照计划,2015年底就列入《国家能源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的海洋核动力平台ACPR50S将在 “十三五”末建成首个实验平台,并实现下水和首次临界。此外,媒体也多次报道中核集团海上浮动核电站ACP100S、中船重工国家能源重大科技创新工程——HHP25海洋核动力平台示范工程积极推进的消息。

在核能应用市场多元化背景下,小型堆被认为是整个核能工业的转折点、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占得小型堆技术制高点,意味着赢得世界核能界的关键话语权。因此,加快自主知识产权小型堆研发并推动其产业化,是中国核电界的全新课题。

而随着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核能为海洋资源开发、经济发展、生态环境保护等提供清洁可靠能源的优势开始显现:可为海上油气田开采、海岛综合开发、偏远地区等供电供热,还可满足海水淡化、核能制冷等多元化需求,应用前景广泛。尤其浮动式核电站因具备技术成熟性、高效、经济性等优点,在海上能源替代方式上被广泛“看好”,其经济性更是海上作业选择能源利用方式的关键参考。

放眼世界,国际原子能机构、国际权威研究机构在内的很多官方非官方组织近年高度关注小型堆发展。有预测称,到2030年全球将有1820万千瓦的模块式小型堆在运行。到2050年,模块式小型堆可占经合组织与非经合组织国家核电装机容量的25%。包括俄罗斯、美国、韩国及日本在内的核电强国近年都开发出多个小型堆设计方案,一边取代老旧燃煤、燃油电厂,一边用于发电、居民供热和工业供汽。

作为全球核能复兴的重要部分、核能利用的“潜力股”,小堆异军突起,正在改变世界核能利用的格局,而以此为过程的先进核能技术创新和新的竞争也在悄然酝酿,期待中国核电界能够抓住机会,占领小型堆的制高点。

降功率:消纳难题

作为基荷电源,核电面临的消纳问题2016年只增不减。

东北窝电、消纳成顽疾,辽宁红沿河核电站几乎成了核电降负荷运行、低价卖电的 “代言”。12月中旬,国网辽宁电力交易中心发布的“2016年辽宁省电供暖(供热)第一次双边交易通知”称,红沿河核电通过煤改电市场交易形成的上网交易电价为0.18元/千瓦时。不用查阅今年各核电站的“核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也能知道,红沿河核电今年发电量 “很可怜”。

离东北几千公里外的福建、海南也尝到了发电难的无奈。宁德核电、福清核电、昌江核电今年不同时段都实施了“应电网要求降功率运行”。此外,有消息称,今年10月全面建成投产的防城港核电一期也可能存在“贱卖电”的情况。

经济新常态、电力工业发展新常态背景下,核电消纳困难已成事实,而且新一轮电改带来激烈竞争,核电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但面对环境压力,保证让低碳能源核电发电也成为政府部门关心关注的问题。今年7、8月,国家能源局先后公布和下发《关于推动东北地区电力协调发展的意见》、《核电保障性消纳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东北地区核电消纳做出保障发电的安排,同时还鼓励通过电力直接交易等市场化方式促进核电消纳,以及新建核电机组参与调峰的程度。企业层面,加入售电大军开始“卖电”已成共识。

在业界,确保核电基荷运行呼声不断。今年两会期间,多名政协委员联提案建议,应更好发挥核电在推动实现我国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应有作用,从政策上明确核电按基本负荷方式运行,确保核电满发、多发。原因很明确:核电平均利用小时数下降不仅经济损失巨大,而且核电减载运行、参与调峰甚至停机备用,会降低反应性控制系统的可靠性、增加放射性废物的产生和处理量,这意味着核燃料燃耗不充分会产生弃料,造成浪费的同时还会增加处理难度和成本。

电力需求就像蛋糕,在蛋糕较小的情况下,各种能源形式都想分羹,尤其是清洁能源都面临消纳问题时,如何分配电量、如何抢市场,真是一盘不好下的棋!对政府部门而言,推动实现核电多发满发的前提,必须是充分发挥资源效益,并实现经济效益最大限度和常规能源共享。

更透明:沟通创新

核与辐射安全信息公开、运行经验反馈,是核电安全监管、安全发展的必要前提和关键组成部分。随着我国核电进入规模化发展的新阶段,更加透明和开放的信息公开机制,成为影响整个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同时,增强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提升透明度已经成为整个核行业的新挑战、新命题。

与前几年不同的是,2016年全行业公众沟通呈现出积累和创新的特点:10月底,国家核安全局发布《关于近期核电厂人员行为导致运行事件情况的通报》,首次集中公开核电厂运行事件信息,受到舆论广泛关注;企业和社会团体方面,延续去年公众开放日和核科普公众开放周活动,核电企业今年推陈出新创行业先河,通过策划“新闻发言人集体亮相”、“企业全年20多场新闻发布会”、“发布社会责任H5微报告”、“国首次举办核电卡通形象发布会”、“发布我国核电行业首份公众沟通白皮书”、“核电+旅游”、“‘魅力之光’核科普活动推出全国首场核科普院士网络直播会”等活动,探索公众沟通的新模式和新思路;此外,10月31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初审的《<核安全法>草案》专设“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一章,明确提出“对依法公开的核安全信息,应及时向社会公开。”

经过30年发展,中国核电产业正由大变强,在建规模世界第一,运行业绩良好,但公众认知和接受程度与发展现状极不匹配,“邻避效应”成为核电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难题。尤其进入传播技术和模式日新月异的新媒体时代,传播和舆论环境发生着深刻变化,公众对涉核信息的关注和诉求不断提升,公众沟通的难度随之增加,亟需全行业创新沟通模式、强化沟通力度、反馈和分享沟通经验。

作为核电安全监管部门,国家核安全局今年集中通报核电厂运行事件,可以说是我国在涉核信息公开的“透明度”提升上一次标志性事件,于企业、行业和社会而言,在公开透明机制的建立上迈上了新台阶。

公众沟通,于核电发展而言,已不是简单的科普、宣传,更不是告知和公示,公众要认识、了解和靠近核电,真得需要全行业齐心协力好好想点办法,认真分析研究,找出好对策!

核应急:国家撑起

1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作为我国涉核领域的首部白皮书,该书总结了近30年以来中国核应急的经验成果。

5月24日,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五届三次全体(扩大)会议宣布组建成立“中国核应急救援队”。作为在国家核应急体制框架下,依托军队及核工业现有核应急力量组建成立的国家级核应急救援队,这支特殊的“国家队”重点承担复杂条件下重特大核事故突击抢险和紧急处置救援任务,并可参与国际核应急救援行动,预计2018年年底前建成。

“十三五”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也是我国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重要时期,面对国内核电装机规模大、堆型多样和技术创新快的特点,以及“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和核电“走出去”、全社会对核安全的高度关注关切、涉核突发事件风险等因素,核应急工作面临更多新考验和挑战。

经验反馈,是核安全文化的重要内容;力量建设,是保障核安全的重要前提。总结过去30年的核应急经验,打造核应急精锐国家队,反映了国家对核安全的高度重视,更是核大国的责任体现。有业内人士曾指出,在目前国家、省、核设施运行单位和上级主管单位的三级核应急管理体系下,需要明确国家核应急救援队和涉核企业核应急支援队的定位和接口关系,避免重复建设,切实协同推进、统筹加强核电厂核事故应急支援力量体系建设。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核安全是核能发展的基石,是总体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核应急则是确保核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核电“纵深防御”五道防线中涉及社会关系面最广,最需公众广泛参与的环节。因此,在体系框架不断完善的同时,不仅要“建”更要 “练”,在做好核电站运行安全的前提下,在安排好核应急组织建设、预案制订、技术储备、救援队伍建设、应急物资装备建设的同时,加强不同级别的演习演练和针对公众的核安全科普,各级核应急力量真正做到常备不懈、随时落地、发挥实效。

 
关键词: 核电 2016 核电印象
 
[ 文章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责任编辑:cp02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请与我们联络。新闻投稿 新闻投稿

本文链接:http://np.chinapower.com.cn/company/ 转载请注明

 

 
热门图文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榜
经营性网站备案 可信网站 网站荣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